科技文明社會,台灣未來研究!

這裡提供POLO最新的觀念與資訊,給您全球化與嶄新的視野,解決台灣目前社會困境方案與思考方向。



2009/4/27 02:36 POLO - 愛世紀工程 polo 鄭登寶POLO   791  
朋友寄了一封EMAIL來,是關於企管的網路文章,有幾篇提到合作的故事,POLO看完之後有感而發寫了後面的註解,如果台灣要強盛(各方面),有些重要的知識要成為大眾的常識,甚至是人民的文化素養之一。

我們從兩個網路小故事開始吧。

故事一

古時有兩個兄弟各自帶著一只行李箱出遠門。一路上,重重的行李箱將兄弟倆都壓得喘不過氣來。他們只好左手累了換右手,右手累了又換左手。忽然,大哥停了下來,在路邊買了一根扁擔,將兩個行李箱一左一右掛在扁擔上。他挑起兩個箱子上路,反倒覺得輕鬆了很多。

故事二

有兩個飢餓的人得到了一位長者的恩賜︰一根魚竿和一簍鮮活碩大的魚。其中,一個人要了一簍魚,另一個人要了一根魚竿,於是他們分道揚鑣了。得到魚的人原地就用乾柴搭起構火煮起了魚,他狼吞虎嚥,還沒有品出鮮魚的肉香,轉瞬間,連魚帶湯就被他吃了個精光,不久,他便餓死在空空的魚簍旁。

另一個人則提著魚竿繼續忍飢挨餓,一步步艱難地向海邊走去,可是,當他已經看到不遠處那片蔚藍色的海洋時,他渾身的最後一點力氣也使完了,他也只能眼巴巴地帶著無盡的遺憾撒手人間。

又有兩個飢餓的人,他們同樣得到了長者恩賜的一根魚竿和一簍魚。只是他們並沒有各奔東西,而是商定共同去找尋大海,他倆每次只煮一條魚,他們經過遙遠的跋涉,來到了海邊,從此,兩人開始了捕魚為生的日子,幾年後,他們蓋起了房子,有了各自的家庭、子女,有了自己建造的漁船,過上了福祉安康的生活。

(網路上的結語:在我們人生的大道上,肯定會遇到許許多多的困難。但我們是不是都知道,在前進的道路上,搬開別人腳下的絆腳石,有時恰恰是為自己鋪路? 一個人只顧眼前的利益,得到的終將是短暫的歡愉;一個人目標高遠,但也要面對現實的生活。只有把理想和現實結合起來,才有可能成為一個成功之人。有時候,一個簡單的道理,卻足以給人「意味深長」的生命啟示)。

POLO註解

我們常聽到:「中國人是一盤散沙」、「自私的中國人」、「中國人不懂團結」...等等民族特性的描述。(此中國人泛指華人)


這個話題不久前曾與好友聊到,POLO當時說:「沒有一個民族(人)是不自私的,但要像華人面對共同危難時還不懂得合作對外是比較明顯,但這非民族性使然,而是政治因素造成的,這是被統治者刻意且長期養成,因為如此才利於被他人統治,由其是少數外來(外族)政權,只有借此手段才能控制社會(各階層),只是我們都不察覺(習慣了)而已」。


台灣深受其害,因為這種箝制從小學教育就開始,直到我們長大進入社會,而且自日據時代開始到今天,這個緊箍咒還套在台灣頭上。


這怎麼說?學界在培養團隊合作及分工的精神與自我學習及自我特色認知是非常缺乏的,因為老師自己這方面就缺乏,或者說整個國家人民多缺乏這種重要的基礎知識(合作的知識),也因此台灣在政黨輪替後,也沒有根本改變此問題。就像我們現在還在搞填鴨式教育及升學聯考(學測),聯考目的就是比分數,比你擠掉多少人,過程都與合作打團體戰無關,可笑的是又不是學校不夠讀,而且改變一下觀念與做法,明星學校根本不會擠破頭,明星公立學校既然有比較多的資源與方法,就把教學方法及內容開放給大家使用,所有具公務員的老師都可以這樣做,甚至有法律上的規定,這樣所有的老師都能比較、學習進步,受益的是所有學生及整個社會,除非這些人不拿國家的薪水,否則我們就有權要求,這才是教改的重點,這就是一種合作進步的制度。


您可以觀察我們缺乏合作文化的有趣現象。例如即使彼此沒有競爭情況下,常會排斥身邊對主動積極(追求或渴望成功較強烈)的人。連父母都會對自己小孩的要從事創造性的工作或事業時,都常會講出:「沒用啦!你一定會失敗的...」,心態似乎就是不希望身邊的人成功,自己會沒面子(因為成功者不是我),就是一種「看不起人家好」的心態,連親人都這樣,何況是不認識不相干的外人。


合作其實是一種知識能力的思維,例如要做某件事,如開辦新公司。我們會從本身利益著想開始,如果自己做不到就會想找誰幫忙(合夥投資經營),國內有很多稍有成就的中小企業,多是原始股東及元老中途退出後經營才慢慢站穩腳步,不管這些退出者是否是被利用完畢而犧牲,總之缺乏「合作」知識的社會,各種商業經營是比較困難的,也因為社會大眾缺乏如何合作的知識,多數企業都很難長大,技術也不會太高深。反之如果國人有很強的合作技能(知識),彼此的權利義務及未來利益、權力支配及風險承擔、財務計算及稽核簽證、退場條款等,如果一開始就定得很明確,往後合作就會很順暢,台灣整體經濟的力量將可震撼世界。


合作的知識其實建立在如何領導、用人、計畫、組織、控制、考核及創新...等等的知識方法上,企業管理或政府及地方協會運作的核心,講的其實就都是這一些,而這種能力才是決定國家強盛的關鍵。如果台灣人要在未來國際舞台發光,這種合作知識(範圍更廣的企管知識)必須拆解易化,從小就融入到小學的課程裡,讓我們下一代從小就學會如何與他人合作,學習如何領導與被領導,如何組織及分工合作,未來台灣(各行各業)的實力及規模就能倍數放大。


不過華人世界的上位者,都以如何統治大眾做出發,所以不敢讓民眾組織(能力與知識)超過政府所能掌控的範圍,除非政府本身不斷的進化與升級,社會才會跟著進步。


政府要「有效」控制社會有兩個層次。低階層次是讓民眾順從聽話,如中國、北韓,所以這類國家害怕人民自由組織與合作會產生反抗政府的力量。高階層次的如日本及南韓政府,這類政社會是建構在人民的認同上,所以國民越團結,政府越容易取得認同。


至於台灣(政府)屬於哪個層次?POLO認為在中下階的外面,因為我們政府缺乏「有效」控制社會的力量(可與新加坡比較其差異),因為台灣政府管不動民間或是不想管太多(因為官員退休都計畫移民國外),加上民間與政府似乎切割成兩個不同世界,動不動就冠上官商勾結,自然也成為公務員推掉麻煩的藉口,所以...管理(治理)有限,任其自生自滅。目前台灣特有的自由民主社會,包括自然環境破壞、雜亂的都市景觀、低落的政治人物...,其實都是政府無法有效管控社會而建構出來的(自然形成),政府目前施政手段及措施,還都停留在上世紀殖民時代的水準。


中國近來的成長,其實是因為中共政權(政黨)在進步,中國政府正積極向世界強國學習的各種經驗;相對台灣政府(政黨)有在學習、有在進步嗎?沒有,因為我們還在空洞台灣經驗的象牙塔裡夢遊、漂浮著。